×

男女足两家俱乐部将何去呢

男女足两家俱乐部将何去呢两个月前,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才刚签下韩国全北现代教父级主帅崔康熙。如果最终无法完成转让,结果只能宣布解散,球员变成自由身走人。但即使是不愁下家的球员,也只能按照限薪令与新俱乐部签合同。

这对球员来说将是不小的损失,对中超三年级的权健俱乐部来说,也是最坏的结果。至于权健女足,也正在按计划于今天前往塞浦路斯集训,对于未来,队员们不知道到底会怎样。权健深陷调查之际,资金已经全部被冻结。完全依赖母公司的俱乐部如何正常运转?球队主教练、球员以及工作人员的高额薪资又如何保障?这一系列问题可能都让权健俱乐部很难通过中国足协2019赛季中超联赛的准入审查。

权健曾因为基地问题没能进入足协第一批准入名单,如今俱乐部资金断裂,而且距离准入的截止日期仅剩最后五天(1月12日),回天乏术。当今天凌晨传出束某某被刑事拘留的消息时,崔康熙和权健球员正在飞往阿联酋阿布扎比进行第二阶段冬训的航班上。虽然目前看似球队的工作还在按部就班地进行,但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发什么,俱乐部新赛季的前景疑影重重。

权健球员目前还没拿到去年11月份的工资,以及上赛季的部分场次赢球奖金。甚至有些球员当初转会的签字费还没拿齐,现在一时半会儿也应该拿不到了。以权健俱乐部目前的情况,按照常规操作,最终的方向应该是由天津市体育局或足协出面暂时托管俱乐部。为俱乐部转让做一个缓冲,让俱乐部和新投资方能够完成俱乐部的注册和交接。

但天津目前有两支中超球队,天津市政府还一定会全力保留这样一个中超资格吗?何况中国足协有严格规定,球队不可跨省(直辖市)转让,这意味着必须要找到天津本地企业接手,或者有外地企业愿意来到天津接手球队。无论是本地企业接手,还是外地企业进来,似乎都不太现实。在天津,大型企业不少,愿意接手足球队的却不多。

当年泰达也一度想谋求在本地转让,苦于没有下家,而面对如今权健高昂的成本,恐怕更会让人望而却步。权健支付球员工资的方式也很特别,从不同的账户打钱给球员,有一部分还是直接发现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