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浮现的都是20年前的模样

眼前浮现的都是20年前的模样索尔斯克亚面临的难题,可能比20年前更大。当时,弗格森只损失了停赛的罗伊-基恩和斯科尔斯,索肖则是10人缺席,包括5大主力。回过头来看,这一切似乎是冥冥之中的命中注定,奇迹注定将要上演,而他的缔造者注定将是“超级替补”索尔斯克亚。

如你所知,伤停补时第1分钟谢林汉姆扳平比分后,索肖在第3分钟用他的大脚趾将球垫入空门,留下了那张高举双手、滑跪庆祝的经典照片,以及弗格森的那句名言:足球,真特么该死!20年后的3月这个夜晚,曾经的球员早已脱下战袍,但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索尔斯克亚竟然成了曼联的主帅。而曾经的主帅则出现在看台上,大病痊愈的弗格森爵士依旧精神矍铄,为了鼓励军心,或者说是为了见证一场可能性不大的逆转,他来到巴黎,坐在了王子公园球场的看台上,看着昔日弟子指挥比赛,眼前浮现的都是20年前的模样。当时,曼联需要在伤停补时连进2球,这难度自然很大,但现在曼联需要打入3个客场进球(对手打入1球),难度完全不遑多让。更何况还有一道魔咒横亘在面前:欧冠淘汰赛历史上,从未有一支球队在首回合主场至少输2球的情况下逆转晋级!

就是在这种几乎不可能的逆境当中,索尔斯克亚竟然做到了,而且极富戏剧性!曼联全场比赛只有5脚射门,就利用对方的两次失误打入两球。大巴黎狂轰12脚,但迪马利亚挑射破门被判越位在先,姆巴佩错失单刀,贝尔纳特射门中柱,红魔洪福齐天,没有再丢第2球,否则将跌入深渊。直到比赛进入伤停补时,熟悉的伤停补时,属于索尔斯克亚的时间。达洛特的远射造成金彭贝手球,尽管费迪南德、哈格里夫斯等曼联名宿都认为点球不该判,但斯科米纳在看过VAR后还是坚定的指向12码点。而此前从未主罚过点球的拉什福德承受住巨大的心理压力,一蹴而就,时隔20年,相似的剧本谁来书写?唯有奥莱-索尔斯克亚。球员时代,这位超级替补曾为曼联缔造无数逆转奇迹。这一次,他又成为教练席上的超级替补,再次书写神迹——这个自带光环的男人,有着天生的欧冠绝杀命,玄之又玄!

难道索尔斯克亚只是命硬么?当然不是,除了带回了曼联永不放弃的精神,他的换人调整也有当年弗格森的遗风。眼见拜利犯下失误,红魔右路被对手摁着打,他果断的在第36分钟就用达洛特将他换下(似乎也有伤情),杨教授回撤右后卫。而新一代的20号出场立竿见影,利用出色的进攻缓解了防线压力,更在最后时刻远射为曼联制造绝杀的点球。下半场取得2-1领先后,迪马利亚接姆巴佩秒传曾打入一球,只是天使越位在先被判无效。索肖看到肋部防守的弱点,当即利用死球时间找到佩雷拉、阿什利扬和达洛特几人。

回到场上曼联变阵541,杨教授客串起右中卫,原本突前的拉什福德也来到左路协助防守,之后巴黎的攻势得到明显遏制。为曼联拿到宝贵的第3个客场进球,逆转淘汰大巴黎——足球,真特么该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